Uber首日大跌 给网约车行业和科技独角兽蒙上阴影

腾讯科技讯 全球最大网约车公司Uber的上市,一直是华尔街、科技公司投资机构、股票投资人所高度关注的是,然而在周五挂牌交易第一天,Uber股价仍然大幅暴跌。据外媒最新消息,Uber并不理想的上市过程引发了华尔街的辩论,即自Facebook以来最令人期待的上市结果是否会拖累其他硅谷的科技独角兽公司(估值超过十亿美元的非上市公司),专家也指出网约车是一个赚不了钱的市场。

据国外媒体报道,Uber考虑上市至少有四年时间。然而,这家网约车公司选择了进行首次公开募股(IPO)的时间,刚好出现了一些全球贸易变数。此外,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Lyft的股价本周大幅下跌,此前该公司上市之后股价一直在大幅下跌,甚至遭到了投资者的集体诉讼。

Uber是一批硅谷初创公司中最大的一家,这些公司多年来一直在以创纪录的资本估值进行融资。这些公司中的许多现在都在考虑进行自己的首次公开募股(IPO)。有些公司,如Uber和Lyft,仍然处于亏损的状态。

企业聊天和协作工具厂商Slack计划在下个月直接上市之前,于周一举行一次投资者陈述。食品杂货和食品配送平台PostMates、办公室二房东WeWork所有者WeCompany和在线床垫零售商CasperSleepy都在今年寻求上市的初创公司之列。

“如果一个风险资本机构想烧钱,只要他们愿意,他们就可以这么做,但一旦你(被投资公司)进入公开市场,你就必须展示盈利能力或实现盈利的途径,”联邦考夫曼公司(Federated Kaufmann)的投资经理乔丹·斯图尔特(Jordan Stuart)如此表示。他经常在IPO期间购买新上市公司的股票。

周五,Uber股价下跌7.6%,收于41.57美元,作为对比,美国股市标准普尔500指数(S??P500)扭转了跌幅,最终上涨。根据专业机构Dealogic的数据,在过去两年中,只有约五分之一的新上市公司在首个交易日出现了下跌。

在上市之前,外界认为Uber的市值高达1200亿美元,但是后来的目标估值下调到900亿美元左右。根据周五的收盘价,该公司的市值已经只剩下760亿美元。

Uber周四将其IPO定价定在目标区间的低端,希望这一比较保守的做法将使其免受Lyft股价暴跌的影响。

Lyft周五收跌6.9%,目前距离发行价已经跌去了三成,上市的表现堪称十分糟糕。

尽管如此,这家全球最大的网约车公司似乎比Lyft更能吸引散户投资人的兴趣。在Uber上市的头十分钟里,金融机构TD ameritroid公司的散户投资者进行的交易次数比Lyft的头两个半小时还要多。

Uber在过去两个月已两次下调目标估值期,以解决投资者对其不断增加的亏损的担忧。

尽管基准资本、门罗风投、First RoundCapital和Lowercase Capital等Uber早期投资机构在IPO中大赚一笔,但一些后来进入的投资机构收益不理想。

例如,2018年初,日本软银集团以每股48.77美元的价格投资Uber。它还在一次大规模的二级市场交易中以低得多的价格购买了Uber的大量股票。

诚然,2019年迄今为止,其他公司的上市情况良好,包括以图片收藏为特色的社交网络Pinterest、人造肉厂商Beyond Meat、华人创办的视频会议初创公司Zoom。但这些初创公司比Uber小得多,他们也没有像Uber那样进行过很多“天文数字般”的融资。

Uber首席执行官达拉·科斯罗沙希(Dara Khosrowshahi)周五也出现在了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上市仪式上,他试图通过指出该公司的增长前景和扩张计划来安抚投资者。

“我(对股价)的反应是,如果我们继续发展,而且发展的好,股东将得到回报。我们当然不是用一天的时间来衡量我们的成功,它确实需要很多年的时间。”科斯罗沙希对媒体如此表示。

首次公开募股对这家成立十年的公司来说是一个分水岭。早期,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在下雪的夜晚很难找到一辆出租车,于是成立了这家公司。

在纽约证券交易所,Uber的一些高管也陪同科斯罗沙希出现在现场,另外,在投资者的压力下于2017年辞职的联合创始人兼前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·卡兰尼克(Travis Kalanick)也出现在交易大厅。

丑闻频发

Uber公司的IPO之路因几个障碍而受阻,其中包括几个国家的政府加强对该公司的监管,以及与司机在工资问题上发生争执。

Uber也经受住了争议,包括被曝光性别歧视和欺凌的企业文化,另外遭到美国司法部调查。在一系列尴尬之后,卡兰尼克在2017年被一群投资者强迫辞职。Uber随后聘请了职业经理人科斯罗沙希来领导公司。

Uber表示,它不仅在网约车业务上有增长的潜力,而且作为一款“超级软件”也有潜力多元化发展,它可以提供快递服务,如食品杂货配送、卡车配货,甚至提供金融服务,就像东南亚的网约车巨无霸Grab一样(之前Uber把东南亚地区的业务转让给了Grab,换取对方公司的少量股权)。

但市场专家一直难以从一家持续亏损的公司中找到价值,并警告称,该公司可能永远不会盈利。

“网约车业务是无利可图的,新进入者可以进入市场,存在潜在的政府监管风险,而且它对价格非常敏感。这个市场有什么值得喜欢的呢?”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克里顿大学海德商学院金融学教授罗伯特·约翰逊如此表示。(腾讯科技审校/承曦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tuyats.com